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楊不寒丨燕子的黃昏
2022年09月16日 10:19 來源:中新網重慶

  眼前是摩天大廈。藍的玻璃和白的墻面上,都涂上了一層橘黃色。

  燕子媽媽站在路燈上,無可奈何地抖抖翅膀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太陽要落下去了,薄薄的寒冷從遠處侵來,它該到哪里去呢?

  這是桃花和李花都落盡了的五月。春天要走了,夏天又還沒有來。往年這個時候,燕子媽媽一家早就把那個老巢修得煥然一新,步入幸福安穩的小康生活了。一天天只等著日頭高高升起,便去廣闊天地間辛勤勞作,換來一日三餐,也換來一種健康又明朗的生活。等到把子女都送往藍天,樹葉就開始用凋落的儀式,來迎接秋天。那時候,她又要準備和自己的愛人,哦不,和自己的愛鳥去往生長著椰子和棕櫚樹的南方了。

  但現在,芍藥綻放了,槐花也星星點點了,燕子媽媽甚至聞到了梔子花開的甜熟氣息。這種香味從鮮花店云霧似的飄出來,卻并不讓她感到心曠神怡,反而讓她想到自己和燕子爸爸在這里的落魄處境?纯歹r花店外,籠子里的鸚鵡吧。那些色彩鮮艷吊兒郎當的鸚鵡住得多體面!

  她突然想到人類常常說的一句話,金窩銀窩,不如自己的狗窩。狗有狗的生活,燕子有燕子的夢想。燕子的夢想是藍天,但燕子還有個跟狗一樣的夢想,那就是要一個窩,一個小而溫暖的家。燕子媽媽覺得這個夢想完全是合理的,是符合自然法則的,可是現在呢,這竟然成了一個奢求。

  燕子媽媽記得,這七八年來,每個春天,她和她的愛鳥從南方歸來,這個名叫東廂鎮的地方,總有半個小窩等著它們。自從和燕子爸爸相識,它們就一起,在一戶老農家青瓦和木椽做的屋檐下,搭建起了一個漂亮小窩。每次歸來時候,這個小窩總是只剩下一半的結構,看起來像是爛尾樓一樣,讓它想起去年秋天離開時那些凋零的樹葉。

  但這半個家就是希望的原點。它們將以此為憑借,并在對往年經驗的總結中,建造出一個更加舒適的小窩。燕子爸爸在所有的燕子中,顯得尤其勤勞而矯健。它在池塘邊、樹林里和田埂上,銜來草根、樹枝和黏土,修補著舊家。燕子媽媽也跟著飛來飛去,還負責小窩的裝飾工作。一點一滴,一絲一縷,在它們的辛勤勞作下,往往在第三個日落前,一個新家就悄然誕生了。

  它們倆會在屋檐下嘰嘰喳喳地盤旋著,欣賞自己偉大成果。它們知道周圍的鳥鄰居們心里的羨慕嫉妒和無法啟齒的恨。這個半圓錐狀的鳥巢美觀、穩固而安全,雨淋不到,風吹不壞,什么長蛇和老鼠都無法襲擊。最最重要的是,小燕子們,可以在這里無憂無慮地成長啦。

  那個常年在屋檐下納鞋底的老婆婆,聽見它們輕靈歡快的叫聲,一如既往地抬頭來看它們的杰作,笑著感慨:“又一年咯,又一年的好日子喲!”燕子媽媽在心里算一算,老婆婆這句話,說了得有七八遍了吧?春天永遠都在,歲月卻在永不回頭地流逝著。傍晚時分,燕子媽媽總是從小窩里往下看。老婆婆和她的老伴,以及那些總愛來這里談天的老人,他們的頭發無不在一夜又一夜的月光里,染上一層又一層的銀灰色。

  想起那個老婆婆,燕子媽媽不由得悲傷地輕輕喚了一聲。輕輕的啼喚聲被馬路上汽車的鳴笛淹沒了,又好像是給城市的晚風吹散了,連它自己也沒有聽清。

  然而,眼前的黃昏逼得更近了。夕陽像是債主一樣,在大地上收回它的金箔。樓面上的橘黃色里,滲進了灰暗的色調。突然,玻璃中一道影子,箭一樣射來,燕子媽媽側頭一看,原來是去勘探筑巢位置的燕子爸爸來了。燕子爸爸一言不發,燕子媽媽明白,它還是沒有在這座城市里找到合適的筑巢的地方。

  今年春天,它們和往年一樣,朝著記憶中的東廂村,風雨無阻地跋涉。然而到了地方,一切卻都改變了模樣。尤其是那個屋檐下的舊家,連半個都不剩了。事實上,就連那個屋檐,都已經消失了蹤跡。東廂村留給它們的,除了一堆斷壁殘垣,就是容貌森嚴的鋼筋和水泥。老婆婆那句“又一年咯,又一年的好日子喲”再也聽不見了。這里有的只是建筑工地上,大型機器的轟鳴聲。聲音像是鋼鐵怪獸的吼叫,趕走了周圍的所有鳥類。

  這里看不見半根鳥的羽毛。

  幸好,它們工地的外圍,看見一排整齊的矮房子,有著薄薄的屋檐。燕子爸爸帶著燕子媽媽,飛過轟鳴的鋼鐵怪獸,去那里碰碰運氣。建筑工人住的臨時板房,用泡沫裹著鋼板,比花崗巖還要冰冷,還要光滑。更麻煩的,是建筑材料的問題。以往取黏土的水塘,取草木的山林和田地,早已經被碎石、水泥和鋼鐵送上了西天。它們不得不飛往更遠的山野,去找尋筑巢的材料。

  每次從記憶中的舊家上飛過時,燕子媽媽都會想起那個慈祥的老婆婆。她去哪里了呢?沒有人知道,更沒有一只燕子知道。

  值得欣慰的是,在第五個日頭上,新家終于筑好了。這個小窩看起來雖然有些潦草,半圓錐的形態,也有點點歪斜。但燕子媽媽明白生活充滿了意外,在它的憧憬中,這依然不失為“好日子”的起點。

  日子是過得不同了。觸目所見的風景不一樣了?罩形孟,地上的螞蚱,都躲去了爪哇國,捕食變得很不容易。至于住在臨時板房里的男人們,在門口進進出出,卻并沒有像納鞋底的老婆婆一樣,理會它們的存在。聰明的燕子媽媽慢慢明白了,住在低矮房子里的人,原來是在這里建造高大房屋?磥,人類的住房問題,和燕子的一樣嚴峻。

  然而燕子媽媽沒有想到的是,那些樓房分明還沒有建好,住鐵皮房子的人們,卻要去下一個地方了。正當它能感受到肚子里有了燕寶寶時,工人們開始拆毀臨時板房了。一天下午,當它和燕子爸爸覓完食回來時,看見人們紛紛從板房中撤出,搬出了一箱復一麻袋的東西。后來啊,就有人開始拆房子了。它們遠遠地看著這一切,卻一籌莫展。房屋一方一方地倒下,直到最后只剩下漫空的煙塵,和滿地的巨大鋼板。

  燕子巢仍然牢固的粘在鋼板上,有人用一根木棍把它戳了下來。燕子爸爸無奈地啼叫了幾聲,用嘴啄了啄燕子媽媽的腦袋。它們焦急地在空中盤桓,直到最后一塊泥土被人清理掉,不剩半點巢的痕跡。那一夜,它們在散發著洋灰味的水泥樓中度過。第二天,它們不得不去找更堅固的房屋來建造自己的家園。然而,這些年,東廂村早已經被城市包圍了。

  這樣,它們一頭撞進了這個近年來拔地而起的城市。這里大廈林立,這里千家萬戶,卻沒有一個可以給他們造窩的屋檐。這已經是第三天了,黃昏低低地壓下來,夜色已經跳上了地平線。突然,背后“吱呀——”一聲。它們站立的窗臺邊,玻璃門被誰陡然推開了。玻璃折射出閃爍的霓虹光線,金屬摩擦發出刺耳聲音,嚇得燕子爸爸和燕子媽媽張翅而逃。

  那一刻,它們無比想念那個安住了多年的舊家。

  它們飛向高空,在夜色里飛向遠處。它們決心在燕子媽媽產子之前,找到一個有木椽和青瓦檐的村落。然而它們不知道的是,那樣的村落,正在這片土地上一點點消失,像是一曲逐漸淡出耳際的音樂,老人頭上的青絲。

 

  作者簡介:楊不寒,本名楊雅,生于1996年,重慶奉節人,系在讀博士生,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,《詩刊》社“十大校園詩人”獲得者。主要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,同時寫作小說、詩歌及評論等。

【編輯:陳媛】
美女自慰白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