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劉清泉丨起承轉合凝筆力 反側騰挪養詞根 ——淺讀張鑒詩集《慈悲若云》
2022年09月02日 16:36 來源:中新網重慶

  張鑒是一位視善待詩歌與善待人生同等重要的青年女詩人,她也寫小說、散文,詩文如其人,所以有守正之節;而人如其詩文,自存溫潤、空靈、清新,正如傅天琳老師夸她“總是讓人覺得舒服”,其實是在說她握持著成人之美。在這個碎片化的時代里,這是張鑒作為寫作者難能可貴的品質。

  她把一切都收拾得妥帖、清楚而安逸。包括她的《慈悲若云》。詩集共分四輯:歷史微光、山中時光、半部人間、慈悲若云。結構上,正好比一首詩的“起承轉合”;文本中,線性時間與多維空間正好組構起一個獨具氣場的“小宇宙”。

  在“歷史微光”一輯里,從三星堆的黃昏,到閬中的子夜;從劍閣的飛羽飄落,到龔灘的莊子;從黃土高坡的路遙,到一座空墓的風暴……我注意到張鑒詩里的關鍵詞正顯現并固定下來——清洗!“清洗時間里的骯臟和丑陋”,清洗“蠢蠢欲動的烏云”,也清洗在滾滾紅塵里驛動的心。這樣的寫作,不是有意為之的安排,而是不由自主的出發。一出發就意味著高起點。

  如果把詩集《慈悲若云》比作一幢用心血打造的建筑,第二輯“山中時光”就是建筑當中十分重要的“承重墻”!扒逑础北厝粻砍兜角逍,清心之后往哪里去?張鑒給出的去處是“山中”,去山中的目標不是順理成章的“寡欲”,而是反其道而行的“鐘愛”。為了“沉入真理之境”,詩人聽任“一整晚,西風在竹林里/吹啊吹……”;她“一直坐在松樹上,等那顆走丟的靈魂”;“窮盡一生,只為寫一行潔白的詩句”……不管聽風、觀松還是寫“潔白的詩句”,不難看出,在云淡風輕的背景里,其實一直有一顆清白之心在看顧這個浮浮沉沉的人世,干凈而深厚的愛,是承載,也是原動力。正因為此,從邏輯上看,詩集在編排上接下來由“山中”轉而去往“人間”,確屬不二之選。

  “轉”不是“折”,不能割斷與歷史和心空的聯系,第三輯“半部人間”擔負著為整部詩集提升境界的使命,因而顯得特別重要。如果仍拿“建筑”作比的話,那么“半部人間”可能就是其中的內環境與生活必需品了。既為人間,人就應該是詩人關注的焦點。在這一輯里,《春節登銅鼓涯》《我還沒說出悲傷的一天》《黃昏》《櫻桃,櫻桃》《現代病》等就是這樣的好詩。尤其《現代病》一詩,短短兩行:“春深如宮/寂寞長滿青苔”,道盡了人世間永恒的情事,你仿佛能看見一個個自己穿越所有的時空縫隙,在現代做著不知今夕何夕的夢,不確定之中暗藏著唯有如此。這不只是“病”,甚而是“命”!這就是張鑒筆下的人間,因為融入了她獨具慧眼的觀察與個性化的表達,這個“人間”就是張鑒所獨有的,因為“半部”而更加無法替代,也無可比擬。但感覺這樣的人、事、思結合甚緊的詩,在這一輯里還是偏少了些,讓人生出意猶未盡的不甘來。

  “慈悲若云”一輯是整部詩集的靈魂,也是高潮部分,是詩意的中合,是詩藝的淬煉,更是張鑒詩歌理想的制高點!按缺北緦勹笳Z,予眾生樂謂之“慈”,拔眾生苦謂之“悲”。竊以為慈悲不止若云,還可以若虹、若風、若雨、若眾生,歸根結底慈悲就是它本身,最終的慈悲是不若且不與別的什么作比的。一首《回故鄉的人》作了很好的詮釋:“沉默的提燈人/在田野四處走動/風反復吹熄他,他意識到每一;鸱N/都是水滴,很快將他淹沒”。而在《行吟詩人夏特利亞爾的愛情》里,張鑒融合了西方古典詩歌乃至詩劇的一些創作手法,在讓讀者身臨其境的同時,把更多的思考留在了對“愛的真諦”的探尋中,既深含慈悲,又超越了慈悲。

  任何起于歷史的寫作,都是伴隨著危險的刺探?v觀張鑒的這部詩集,感覺“歷史微光”一輯有對歷史、人文、古跡、舊物的體察入“微”,但其中應有的“光”還不夠亮;“清洗”之后,還要“擦拭”,拂去塵灰和余燼,讓隱匿其后的人、群落、社會得以呈現。而“半部人間”中聚焦于人,著眼于人與人之間復雜情感、多樣關系抒寫的篇什還不夠多,特別是對于普通人具體、焦慮甚至殘缺的俗常生活尚需細細打量,通過精準凸顯力度。

  “時間并不會真的幫我們解決什么問題,它只是把原來怎么也想不通的問題變得不再重要!边@句網絡上傳布甚廣的話,盡管“雞湯”味十足,但用于說出詩歌的作用和任務,或許還算恰切。慈悲,也正是這個意思。

  作者簡介:劉清泉,詩人,評論家,四川安縣人,現居重慶,就職于重慶師范大學。出版《永遠在隔壁》《倒退》《101個可能》三部詩集,著有《所幸心有所系——一個詩人的詩歌批評》文藝評論集一部。中國作協會員,重慶市作協全委會委員,沙坪壩區文聯副主席、作協主席,《重慶詩刊》執行主編。

【編輯:陳媛】
美女自慰白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