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柳長青丨吳瓊印象
2022年07月09日 10:17 來源:中新網重慶

1

  一位藝術教育工作者, 在保利公益課堂·戲曲進校園黃梅戲名家吳瓊大師課的現場,對她的學生們說,吳瓊是一個概念。這個說法很新穎,可我不得其解。及至聽完這堂大師課,才知道這個概念的內涵很豐富,但關鍵詞只有兩個,一個是刻苦、一個是用功。

  這讓我對吳瓊的印象又加深了幾層。

  吳瓊13歲進入安徽省藝術學校。早晨,在別人都沒有起來的時候,她就起來了。夜晚,在別人都已經睡得很香的時候,她才go to bed。進出那間18個人居住的寢室,得躡手躡腳,小心摸索。因為床前的地上,就放著同學們的桶啊盆啊杯呀碗呀,一不小心碰上了,就會弄出聲響,驚醒了同學,所以她不得不小心翼翼,格外謹慎。多年后,當吳瓊在舞臺上輕盈放步、行走無聲時,其嫻熟的技藝,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不知這功夫是不是在這期間無意練成的。但可以肯定,學校池塘邊的那排小樹,見證了她的晚眠早起。

  吳瓊自曝,當年學戲,一句“春風送暖到襄陽”,別人都會了?伤趺淳驮凇八汀蹦抢锕詹贿^來。怎么辦?別人都去打飯了,她就拿支粉筆在墻上畫,邊畫邊唱,讓自己的意念跟著旋律走。邊唱邊琢磨,馮素貞是大家閨秀,為了表現她的沉穩,所以唱腔要平和,不能太花哨,這就需要氣息來把控每一個音符。為了這個s-ong-song唱出韻味,她畫滿了一面墻。為了一句“要不是劉大人做媒人”,她能站在雪地里把它唱了上百遍千遍,F在的吳瓊在舞臺上依然光彩照人,驚艷四座?僧敵,她并不被老師看好,將佘太君這個角色分配給她,可她心有不甘,想演穆桂英。老師說,你胖墩墩的,也不像穆桂英呀。于是就下功夫瘦身,下功夫練功。這就有了她在大熱天,扎著大靠在操場上,唱念做打,把個穆桂英一連暴曬幾天。以至于,媽媽來了都沒有認出她來,只說前面這個姑娘又黑又瘦,怎么像我家女兒?也許媽媽心疼過,但她沒有責怪學校,怎么把寶貝女兒,弄得這么瘦不拉幾的。

  吳瓊畢業分配到劇團后不久,團里就接到了去香港演出的任務。這將是黃梅戲首次赴港,為了一展黃梅戲的風采,上上下下都很重視,把所有演員拉到合肥近郊的三十里鋪進行半軍事化集訓。幸運的吳瓊也被選來集訓。那里有一片果樹。知情的人后來說,有一棵梨樹開的花最多,結的果最大。原因就是吳瓊在這棵梨樹下,練聲的時間最長,她的咿-咿-咿,啊-啊-啊,給了這棵梨樹靈性。它要以鮮花盛放,碩果累累的方式,告訴人們,吳瓊因為刻苦、因為用功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在她的母校,老師們也常常要剛進校的學生以吳瓊為榜樣,要像她那樣刻苦用功。吳瓊卻說,老師說的其實只對了一半。因為用功,才有一點點成績,這是對的;另外,說一個人怎么怎么用功,其實是說這個人特別笨。別人一學就會唱了,可我還沒會,有些地方就是拐不過來,怎么辦?只有下功夫,才能達到和別人一致。別人的腿輕輕松松就壓下去了,我得拼命地壓、反復壓,才可能壓到位、壓得好。所以表揚一個人,說這個人很刻苦用功,一方面是贊揚,另外一方面也說明他相對來說比較笨一點。有趣的是,吳瓊并不希望學戲之人太聰明,她說笨一點也有笨的好處,因為笨,才知道要多花一點時間,才肯多下一些真功夫。

 

2

  吳瓊是謙遜的,不愿居高臨下,俯視別人,也不希望被別人仰視。6月24日,在湖北黃岡藝校的小劇場,熱情的師生用掌聲把她請上了臺。校方已準備好了沙發和茶幾,是想讓她和主持人坐下來,以對話的形式來給師生們上一堂有關黃梅戲的大師課。接過話筒,吳瓊說,我還是到下面來吧!我可以平視你們,你們也可以平視我。說著就往臺下走,不由分說,絲毫不顧主持人禮貌性的勸阻。

  這讓我想起了與吳瓊的首次見面。

  2017年4月26日,國之瑰寶·保利情,中華優秀地方劇目展演新聞發布會,在武漢琴臺大劇院舉行。會前,在休息室,一個頭戴藍色太陽帽的女士,端坐在沙發上,小巧的身子讓沙發顯得有些寬大。我們這邊,與來自內蒙古的任達爾,就呼麥和長調說得熱火朝天。她那里靜坐一旁,若有所思。她的著裝也很簡樸,甚至毫無鮮明的特色,卻依然有吸引人的地方。我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。我過去,冒昧地說:“挺眼熟的,我應該是在哪里見過您!彼f:“是嗎?”嫣然一笑,那標志性的酒窩就顯露出來了!澳菂黔!”我一拍腦門,脫口而出。于是,她的纖纖小手就伸了出來。我很榮幸,此前,我只在電視屏幕上見到過她,也聞知她是黃梅戲著名的五朵金花之一,但我還一直沒看過她的舞臺演出,更沒有這么近地面對面。對于我直呼芳名,她似乎也沒見怪。我說,真是有眼不識泰山?傁胍姶髱,當了面,竟然半天沒有認出大師來,慚愧呀。她連說,別,別,別。在接下來的交談中,我便以吳瓊老師相稱,她又說,就叫吳瓊好了。再后來,我們就相互加了微信,就算建立了聯系。這一天,她給我的印象是,低調,平易近人,極富親和力。沒有名師、大家的光環籠罩,沒有讓人感到高不可攀。

  從高高的講壇,走到聽眾面前,吳瓊說,今天跟大家分享我學戲的一些經歷和感悟,要是覺得沒什么用處,可以看手機,可以喝水,可以干其他的,也可以離開,F時,一些人作報告,主持人一定會要求聽者,不要看手機,規定不準隨意走動。吳瓊卻不強調,她的講演有多么重要,決不造成強加于人的印象。然后以“你們在學校,最怕什么課,最喜歡什么課?”的提問,開始了她的講學。最怕基本功?毯子功?最喜歡什么呢?你們也應該很怕文化課吧,是不是文化課老師一來就打瞌睡,頭點得像搗蒜一樣?是吧?我也是那樣。然后,喜歡什么樣的課呢?唱腔?喜歡唱腔,也不容易。又問聽課的同學有多大。哦,十二歲、十三歲、十四歲,差不多跟我那個時候一樣大。真是別開生面,一下子就拉近了她與同學們的距離。沒有一點大師的架子。

  談到學習經歷,自然會提及當年的同學。她說,班上的男同學非常了不起,像你們湖北的張輝,在合肥的劉華、蔣建國,還有其他人,都為黃梅戲作出了巨大貢獻。談到黃梅戲的五朵金花,她說,五朵花現在都老啦,不能叫花了。但以馬蘭為首的黃梅戲領軍人物,包括吳亞玲、楊俊、袁玫,都曾經是家喻戶曉,受人喜愛的。她把自己擺在最后,卻不無驕傲地說,我和這次前來演出的、我們馬鞍山四季戲曲劇院的姜青院長,還有他的愛人,都是同班同學哦!同一個班級能出如此眾多的明星、大師,自然讓人刮目相看。但吳瓊不抬高自己,貶低別人,正確認識自己,熱情地贊頌他人,卻更讓人肅然起敬。作為同班同學的楊俊,一完成在英山縣的演出,就匆匆趕到黃州區為她鼓掌喝彩。有黃梅戲白馬王子之稱的張輝帶著夫人為她獻花,又在第二場演出結束之后,應熱情觀眾的熱情要求,欣然登臺與她聯袂演唱夫妻雙雙把家還。因此可見,她和同學們的關系非同一般。

  根據已有的報道,吳瓊去過很多地方講課,高校的講臺,中小學校園,都留過她的倩影,從未聽說,在什么地方被轟下臺來。與黃梅戲的戲迷,更是打成一片。那天的大師課后,她又轉場去上了一堂公益課。在黃高人之家,吳瓊與眾多戲迷見面,這個時候,說的就沒有唱的好聽了。她不光自己清唱一段又一段拿手好戲以作示范,還聽戲迷唱,并熱情點評,更與一個又一個戲迷對唱,讓戲迷們過足了一把癮。這可是在與大師級的領軍人物共同演唱啊,這經歷肯定會美美地留在戲迷們的記憶之中并倍加珍惜。

  吳瓊就是這樣一個既上得了廳堂,又下得了廚房的人。這樣的人,誰不喜愛?誰不愿意多多親近?

 

3

  吳瓊的這次黃岡之行,讓人見識了她扎實深厚的功底。針對同學們說最怕基本功、毯子功,吳瓊說,她在上學時就知道練功很苦,如果說把腿架到這個上面,我們多費一點功夫,就壓下去了,就能見到成效。說著,斜向抬起左腿,擱在臺口,直直的,腳跟高出了肩膀。就這么架著,繼續講。但是,如果學唱腔,很有可能費了好大的勁、花了好多的時間,還離正確的道路比較遠。唱腔是個無形的東西,要能捕捉到它的那種韻味、魅力,其實是挺難的。因為這個需要用心去領悟。而那些基本功,看起來很苦很累,但你只要肯下功夫,肯流汗,你遲早會把腿從這兒提到這兒。一個是藝術感更強一點,一個是技術感更強一些。足足五分鐘之后,才把腿收回來。就這么一個隨意而為的動作,顯露了她深厚的功底。然后邊講邊唱,又點學生起來唱,一唱完就點評,邊點評邊示范,隨心所欲,而不逾矩。那些也曾是黃梅戲資深演員的教師們,無不說她的示范和點評,是精準和到位的。

  在她這次帶給黃岡觀眾的傳統黃梅戲《羅帕記》中,有一段演唱,一見羅帕痛在心,這是該劇的核心唱段。既有血淚控訴,也有靈魂拷問,高昂處聲振屋瓦,響遏行云。低沉時如泣如訴,催人淚下。尤其是后半段的三行唱腔,一聲緊似一聲,如步步進逼,直入人心。那節奏快、緊、急,聽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。而她氣定神閑,游刃有余,清晰的吐詞,與打出來的字幕竟無一相違。七八分鐘的演唱,竟有五六次熱烈的掌聲。多年前,她和張輝聯袂主演的《羅帕記》,曾在黃岡連演十場,而這次觀眾的熱情依然高漲,都說她實在是演得太好了,所以觀眾才不吝惜掌聲和喝彩。在劇中的拷帕一場,王科舉拿鑰匙要陳賽金開箱取帕。吳瓊在接鑰匙的那一霎,嬌羞一笑,拿起來迅速而敏捷,沒有絲毫的遲疑與猶豫,動作干凈利落,不拖泥帶水,把劇中人陳賽金心中的坦蕩、坦然刻畫得淋漓盡致。在頭一晚的現代黃梅戲《姑溪謠》中,有個女主角紅纓用碗舀水的情節,吳瓊很自然地做了一個將碗底在桶沿上輕輕一刮的習慣性動作,不經意間,就把一個富有家教的女兒家形象活靈活現地展現了出來。她的表演細膩,注重細節,而且恰到好處,不造作,沒有刻意雕琢的痕跡。手眼身法步,嫻熟老到。舉手投足,既無不及,也無不過。喜怒哀樂,應戲而生,渾然天成,猶如瓜熟蒂落,水到渠成。如此這般,不勝枚舉,卻足見她的功底深厚。

  如果說《羅帕記》是吳瓊的拿手好戲,但她并沒有止步不前,而是不斷挑戰自我,超越自我。還是在新編現代黃梅戲《姑溪謠》中,她扮演的主人公紅纓,年齡從18歲到60歲。這么大的時間跨度,要表現人物不同時期的性格命運和內心世界,那形態,神情,步法,聲腔就不能一成不變。這不就是挑戰自我?在這曲戲中,既要唱地道的黃梅腔,又要唱故事發生的民歌,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挑戰。也許有人說,唱歌本是她的強項,算不得是挑戰。但是,把詩人張金銘的詩句:念白抑揚含頓挫,唱腔委婉透激昂。用到吳瓊身上,卻也是準確無誤,毫不過分的。

  其實,幾年前,我就看到了一個挑戰自我,超越自我的吳瓊。2017年6月16日,吳瓊攜新編古裝黃梅戲《太白醉》,來到黃岡。以往她扮演的劇中人,不是大家閨秀,就是小家碧玉,都是那種可親可愛可敬的女性形象。而這一回,慣做旦角的她,反串起了生行,在劇中扮演桀驁不馴的詩仙李白。劇中的李白歷經青年、中年、老年三個時期,按照她的說法,明明是繁昌姑娘,卻變成了繁昌小伙兒、繁昌大叔、繁昌老頭。這三個時期,李白都是無酒不醉,一醉就如癲似狂;砝畎椎膮黔偧纫憩F他的醉態,更要彰顯一代詩仙的豪放灑脫、孤高自傲、率真張狂,還有他的躊躇滿志和懷才不遇,我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,但我覺得,絕不是把過去圓潤甜美的聲腔,變成雄渾深厚那么簡單。那一天,劇場內不時響起的熱烈掌聲已經宣告,由小女子吳瓊反串的大男人李白,得到了觀眾的認可。

 

4

  自從加上微信,我幾乎在第一時間,就能得知吳瓊到全國各地巡演信息。自重返黃梅戲舞臺以來,她巡演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,長城內外。她的扮相俊美,聲音甜潤,在舞臺上光彩奪目,嬌艷照人。深受觀眾喜愛,也博得了業內人士、戲曲同行和評論家們的高度好評。是那種既叫好又叫座的實力派。為黃梅戲的傳承光大作出的貢獻,有目共睹,不可磨滅。她還在抖音上,開設了黃梅戲直播間,以她的巨大的影響,為黃梅戲贏得了眾多粉絲?梢哉f她功成名就,但她對黃梅戲的現狀卻有著清醒的認識,甚至有種深深的憂慮,憂慮中又不失某種信心與希望。

  在大師課上,她說,我們現在依然是在嚴鳳英大師、王少舫大師的大樹下面乘涼,但是這棵大樹,現在也在社會多元的變化當中,變得越來越弱了。她說,她們那個時候也很艱難,但現在的難跟那個時候的難不太一樣,F在戲曲面臨滑坡危險,在戲曲的各個劇種當中,黃梅戲現在的境遇又頗為尷尬。一方面有眾多的老百姓喜愛和各方面的關注,一方面黃梅戲從業人員的現狀卻不容樂觀。她坦言,現在黃梅戲的從業人員,跟其他劇種的從業人員相比,差距非常之大,F在面臨的尷尬和無奈,對黃梅戲從業人員是一個巨大而嚴峻的考驗。

  怎么辦?她說,這就需要我們從業人員自救,沒有人來救我們,我們要是還想讓黃梅戲能跟過去的大樹相比,跟那個擠破了頭也要買票看戲的年代相比,就要自救,這條路艱難而漫長。但是,只要有熱愛,就會樂在其中,就有可能改變這樣的際遇。改變際遇,前提是要有一個扎實的手藝,要把黃梅戲唱的,讓人聽起來有向往。只有讓老百姓依然對我們的這種熟悉的旋律和聲音有向往,才會有可能去買票看戲。我們沒法跟那些繁花似錦的其他藝術門類相比,比如演唱會,但我們要堅守好我們自己,這首先要把自己的傳統學好學到家。本土本行的東西學好了,還要去看外面的世界。她說,她曾經在紐約待的7天時間里,連看了8場音樂劇。盡管不懂英語,搞不清楚人家說什么,也不知道他們笑什么,但還是要看這種新鮮的東西,讓這種藝術給自己帶來新的感受。所以,她希望,戲曲學子要把自己的眼界打開,要讓自己心胸開闊,能夠接收世界上各種不同藝術門類的一些營養,來滋養我們的黃梅戲。她覺得,只要心里有這兩條——一是堅守、二是吸收,黃梅戲的未來才有前途。

  她相信現在的戲曲學子當中,肯定會有出類拔萃的黃梅戲演員,以后會成為黃梅戲藝術家。因為她看到了每個人的眼里都充滿著一種渴望和熾熱,這就是對于黃梅戲藝術的由衷熱愛。我們只有通過自己的熱愛才能把自己的事業做好。如果我們連愛都不愛的話,這個事業就不可能在我們面前呈現光明。所以她非常希望,也非常相信戲曲學子。她深情地說,我的相信和希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黃梅戲需要你們!她說,我渴望黃梅戲重振雄風,更渴望你們快速成長,成為黃梅戲的參天大樹。如果說未來你們接不上班的話,我們的黃梅戲很可能每況愈下,最后就變成一種自娛自樂。

  她還說,許多新的東西確實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,但是傳統的黃梅戲一定要唱好。丟了傳統,你花再大的精力,都沒辦法推出新的作品。藝術雖然是很感性的,需要激情,但是作為傳統藝術,其實也跟傳統的手藝一樣。如果你沒有很好的手藝,扎實的手藝,你就沒有生存發展的手段。將來不管你到哪里,沒有這種手段,就創造不了,就演不好。你的手段多了,導演說這個不行,你可以拿那個,導演說那個不行,你還可以拿第三個第四個。你的手段比較多,就能有用武之地。要想手段多,就要靠你們現在在學校打下扎實的基礎。你們這個年齡太寶貴了,要知道把握,時間一去,就不會再回來。

  推人及己,將心比心。深入淺出,循循善誘。原來,吳瓊除了會她的老本行,還很會上思政課。

 

5

  就在吳瓊即將結束本輪黃岡巡演之時,一位資深戲迷特地帶了他的夫人和幾個鐵桿粉絲,從武漢趕來看了《羅帕記》。在演出結束后的座談中,除了對吳瓊的表演贊不絕口,極具專業地再三評點,還特別強調,吳瓊是個熱愛觀眾,敬重觀眾的敬業之人。這位仁兄說,這種熱愛和敬重源于她對家人的愛,源于她對父母的孝敬。他說,一個連自己的家人都談不上愛,對父母不敬不孝的人,何以能愛觀眾敬觀眾?這位仁兄的一番宏論,讓我對吳瓊的孝敬記憶猶新。

  自從加上她的微信后,我每每都能從朋友圈中看到,她對她老爸的那種真愛的真情流露。在疫情來襲的三、四月間,她與老爸每日視頻相望。在外出演出之時,她天天都不忘關照老爸。要過年了,她跟老爸一起貼福字,一起過大年。元宵節一早,她不忘和老爸視頻連線。重陽節,她發視頻,祝福家家父母健康幸福,提醒忙碌的兒女們記得給爸媽打個電話。排戲之余,她要把老爸接來喝杯酒。外出巡演,只要就近,就一定抽空回家看望老爸,要是去到遠方,就干脆帶上老爸,一起走南闖北。老爸該去復查了,演出排練再緊張,她也要擠出時間,親自把老爸送到醫院,再忙前忙后。老爸的手術要重做,她痛心流淚。一天演出兩場她不覺累,因為這一天老爸的腿部手術很成功,她只有高興。

  看場電影,她能夠想起與媽媽的許多往事。在某個特別的日子 她發出一張照片,深情地寫著,母親,我愛你,想你。

  她還經常報夫君阮先生的料,不是什么影視劇開機大吉,就是透露阮先生對古裝戲的渴望,等等。

  她愛家人,愛朋友,愛自己,把好友相聚,去看老爸,快樂演戲當成快樂,看作是生活的豐富多彩。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還真不敢相信,她在圈里說的,她喜歡吃肉,但只喜歡吃肥肉。

  這就是吳瓊!

 

 

  作者簡介:柳長青,湖北鄂州人,中國作協會員,湖北省作協全委會委員。在《人民日報》《人民文學》《文藝報》《長江文藝》《廣州文藝》《芳草》《湖北日報》等報刊和《學習強國》平臺發表作品多篇。出版有言論集《寫給歲月的思考》、中短篇小說集《新麥登場》,著有長篇報告文學《我們在戰斗——小區的戰疫見聞錄》。

【編輯:陳媛】
美女自慰白浆